Discuz7.x备份数据互补 Discuz7.2合并 Discuz!NT转Discuz7.2 DV.Net转Discuz7.2 UC1.5合并
Discuz!X1备份数据互补 Discuz!X1合并 Discuz!NT转Discuz!X1 Phpwind7.5转Discuz!NT3.1 UC1.6合并
Discuz!X1.5备份数据互补 Discuz!X1.5合并 Discuz!NT转Discuz!X1.5 Discuz!X1转Discuz!NT3.1 BBSMAX5转DX2
Discuz!X2备份数据互补 Discuz!X2合并 Discuz!NT转Discuz!X2 Discuz!X1.5转Discuz!NT3.5
Discuz!X2.5备份数据互补 Discuz!X2.5合并 Discuz!NT转Discuz!X2.5 dvbbs转Discuz!X2.5
Phpwind转Discuz!NT3.5 Discuz!X3合并 Discuz!NT转Discuz!X3 dvbbs转Discuz!X3
phpwind转Discuz!X3.1 Discuz!X3.1合并 Discuz!NT转Discuz!X3.1 dvbbs转Discuz!X3.1
phpwind转Discuz!X3.2 Discuz!X3.2合并 Discuz!NT转Discuz!X3.2 dvbbs转Discuz!X3.2
phpwind转Discuz!X3.3 Discuz!X3.3合并 Discuz!NT转Discuz!X3.3 dvbbs转Discuz!X3.3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国外管局来了高人

拥有2.6万亿美元全球最大外汇储备额的中国,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一举一动,都引人关注。
两年前,中国外汇储备运营,给国际投资界透露的信息似乎只有“增持美国国债”。这样的操作手法让许多国际外汇市场的顶级操盘手颇为不屑。

     但从年初开始,中国风格大变,灵活多变的市场化操作手段,踩准时点的几次大手笔高抛低吸,令国际投资界刮目相看。国际观察人士惊叹:“外管局有高人。”
  “外管局在美元趋势不确定,欧元走势起伏不定的市场背景下,外储运营的挑战很大。他们比以往更为重视外储管理,投资水平也明显改善。”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前司长、前中国驻IMF执行董事张之骧说。
  两场战役
  为外管局(或者说是中国外汇储备运营水平)赢得声誉的,主要是年初以来中国对日本国债和美国国债的灵活多变的操作手法。
  业界人士评述,外管局对于日本、美国国债的吸纳与抛售时机把握很到位。
  从年初开始,中国连续7个月增持日本国债,据日本财务省公布的国际收支报告统计显示,在此期间中国累计增持额达到2.31万亿日元。但在8、9两月间,中国开始反手抛售日本国债,减持量接近2.8万亿日元。
  而日元兑美元的汇价年初在92-93之间,此后数月一直在89-94的区间内盘整,在6月中旬突然展开了一轮大幅跌势,9月时跌至84左右的水准,到11月初最低触及80的关口后近期才转而向上。这意味着,在日本国债这宗交易上,若以美元计价,中国收益率约在9%-10%,可谓是不小的胜利。
  “8月份日元兑换美元的汇率比价一路走高,中国出售日债属于高位获利,符合中国对外汇资产保值增值的一贯要求。”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说。
  而在美国国债方面,一位北京银行交易员说,5、6月份,正值美国10期国债收益率下降、价格走高之际,在连续15个月增持美国长期国债之后,外管局终于开始坚持减持,且幅度不小。譬如,6月中国减持美国国债240亿美元,其中抛售的美国长期国债高达212.23亿美元。今年上半年,中国累计减持美国国债511亿美元。
  而且,这次中国的减持与其他国际投资者是反向操作。境外投资者在此期间大批购进美国国债,总额达460亿 (较5月份的60亿美元,飙涨6.6倍),而中国在6月份净卖出240亿美元的美国长期国债和票据。
  一位北京商业银行交易员说,外管局储备司今年来踩点很准,几次对美元、日元的出手时机把握都很好,技术性较强,而从抛售到与现在币值比较,属于“高抛低吸”。而香港沃德资产管理公司董事局主席卢麒元认为,就外汇市场操作技术来说,近几次的高抛低吸表明中国的外储投资打了几场“漂亮仗”。
  故事的全部
  “投资者会吃惊地发现,中国终于开始减持美元转向其他资产。但这并非故事的全部。不妨看看北京将如何配置其资产组合。”渣打银行宏观经济师严瑾称。她说,操作迹象显示,近期外储投资有一定策略安排,几乎每个月都在做战术配置,投资较激进。
  此外,严瑾认为,中国外管局在日本、韩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债券市场上均有较活泼的表现,不过交易范围还远不及对美国和欧洲债券市场的投资。“考虑到未来长期内中国经济增长将会对这些经济体产生的影响,中国增加这些国家政府债券的投资是理性选择。”严瑾说。
  年中时,投资界出现许多声音,称中国明显在推进“减持美国国债”的战略。但他们可能没有猜对。
  进入下半年,外管局一改上半年的减持美国国债政策,转向为增持。最新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中国9月份再次增持151亿美元美国国债,已是中国连续第三个月增持美国国债。至此,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额为8835亿美元,继续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
  与此同时,11月22日,韩国企划财政部和韩国银行称,中国自去年7月开始累计购买了5万亿韩元的韩国国债,占同期外国人购买韩国国债总量(31.3万亿韩元)的近20%。
  该北京商业银行交易员称,8835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规模已经显示增持空间不会很大。有迹象表明,外储投资更倾向投资新兴市场,未来有增持欧洲、东南亚国家政府债券的趋势。
  这些手法老练、判断准确且目光前瞻的市场操作手法,让国际投资界吃惊。国际观察人士惊叹:“外管局有高人。”
  谁是高人?
  如果说外管局真的有高人,最容易让人联想到的是朱长虹,一位曾经在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管理公司任职,并新近率领几位团队成员加盟外管局储备司的华裔华尔街精英。
  朱长虹现年40岁,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博士学位,曾任职于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管理公司太平洋(12.12,-0.02,-0.16%)投资管理公司(Pimco)负责管理230亿美元规模“绝对回报策略”的对冲基金系列。他为人低调,投资风格稳健,与外汇储备经营审慎管理的特点,颇为契合;已于今年2月正式回国就任外管局储备司投资总监一职。
  朱长虹是通过外管局全球招聘加入的。据透露,历时近一年的人才斟选与各方沟通,外管局储备司首席投资官的桂冠才落在了朱长虹的头上;而这其实也是外管局践行中央“千人计划”的举措之一。入选“千人计划”后,朱长虹将能享受到一系列特定的生活待遇。如中央财政给予引进人才每人人民币100万元的一次性补助(视同国家奖金,免征个人所得税)等。
  “欢迎海外投资经验丰富的朱长虹加盟外管局外储司,我们需要补充新鲜血液。”一位国家外汇管理局负责人说。加盟中央外汇业务中心后,朱长虹的具体工作是“执行董事与投资委员会基金经理管理组的成员”,“职务层级很高,很看好朱长虹的投资管理能力。”该外管局负责人说。
  在朱长虹之前,外管局储备司尚无首席投资官或投资总监一职,外管局相关负责人说,是国际金融形势与现实需求造就了这一角色;或许亦可以说是他的气质吻合了该职务。而一位接近储备司的人士称,朱长虹并非单枪匹马投奔储备司麾下,与之同行的还有几位原太平洋债券基金投资团队成员。
  值得注意的是,朱长虹原任职机构——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与中国外储的投资方向颇为一致。Pimco也由于收益率大幅下跌,该公司联席首席投资官、有“债券天王”之称的比尔·格罗斯于7月份减持了美国政府相关债券,同时加大了新兴市场债券投资比重。只不过,朱长虹所在的投资团队 “抢先一步”,于5、6月份减持,而且将新兴市场债券悉数收纳囊中。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房贷证券部门主管吴向阳评论,朱长虹的加盟无疑有助于提高外管局整体投资业绩,令外储投资水平创新高。而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褚建芳评价,“无论是从投资时点与品种,还是近期投资风格看,外储投资水平明显有所提升。相信华尔街精英人士的加盟起到了正向作用。”
  外储运营谋略
  该接近储备司人士透露,近期外管局发生的变化是,此前一些在外管局负责外汇交易的人,积累经验后曾跳槽至国际投行工作,但挣够一定的高工资后,当国家有需要,而他们也有意识服务于国家,于是再度回国;其次,储备司本身的机制也发生了变化,从投资操作研究到尽可能与市场接近的薪酬体系等,都做了一系列的制度安排。
  按照外管局的说法,外储投资采取国务院、人民银行、外汇局三级决策授权;但其最新的变化是,在按照投资基准经营的同时,允许经营人员主观能动性,对基准进行适度偏离,从而捕捉市场机会,在既定风险之下,创造超出基准的收益。该模式既借鉴了国际经验,也具有自身特色。
  目前的外汇储备资产中包括美元、欧元、日元等多种货币,投资于各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政府类、机构类、公司类等多种金融产品。多元化投资组合中,不同货币、不同资产类别之间此消彼长、互补平衡的效果明显。而今年来外汇储备一系列投资操作,更凸显了“保值增值”原则。
  “从操作层面看,外储投资技术上比较到位,显示了某种战略安排。”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向松祚认为。他解释,如近期进行的各种结构布局,尽管没有公布投资组合,但无论是从国别,还是投资品种,乃至债券期限看,都呈现多元多趋势。
  由于目前央行外汇储备会计处理标准用的是历史成本法,未采取国际通用的现值法,其投资损益得不到及时有效的会计反映。也因此,今年来外储投资的盈亏数据也无从得知。但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央行也正在着手研究外储会计新规则,有可能是走一条介于 “历史成本法与现值法”之间的计量方式。
  上述储备司接近人士称,某种意义上,外储投资的变化影射了中国正在进行的金融体制改革。“目前是先从局部做起,比如,外汇管理体制改革中的外储投资中,引进国际人才、薪酬市场化趋势等。”
  11月25日,外管局最新国际收支数据显示,三季度外汇储备资产增加1073亿美元,达到26483亿美元。堪称中国国家首席投资官的朱长虹,重任在肩。

附: PIMCO 投资委员会成员名单 2005-2010
Andrew Balls
Bill Gross
Bill Powers
Changhong Zhu
Christian Stracke
Chris Dialynas
Mohamed A. El-Erian
Paul McCulley
返回列表